「煮酒论英雄之三国客栈攻略」 / 三国煮酒论英雄什么意思

频道:攻略日期:浏览:832

三国典故:煮酒论英雄

煮酒论英雄是三国演义里很著名的一个 典故 ,那么她的由来是什么?以下是我给大家精选整理的三国演义典故的煮酒论英雄的由来,欢迎大家阅读,供您参考。

煮酒论英雄典故:

刘备归附曹操后,每日在许昌的府邸里种菜,以为韬晦。用张飞这个粗人的话讲,就是“行小人事”。刘备乃当时豪杰,虽手下将不过关张,兵不过三千(当时大都已被遣返),但一向“信义著于四海”。《三国志》里说刘备“盖有高祖之风,英雄之器焉!”,意思是他与刘邦类似,天生就有气概。刘备和刘邦一样,都不是屈居人下的将兵之才,而是群伦的将将之才。曹操何等人物,遍识天下英雄,当然对刘备有很透彻的了解。他自然也知道,一旦羽翼丰满,刘备将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对手。

这场酒局,远不是那种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欢聚,分明是一场政治试探和政治表态的会面。一见面曹操就问刘备:“你在家做的好事!” 刘备当时已经暗受衣带诏,当即吓得面如土色。接着曹操拉着着刘备的手走到后院,说:“玄德学圃不易。”刘备才放下心来。曹操的耳目遍布朝野,刘备每天做些什么他当然清清楚楚。这两位,一个暗地里参加了反曹地下组织,另一个则派人每天监视对方行踪,都是权谋机变之辈。

二人以青梅下酒,酒正酣时,天边黑云压城,忽卷忽舒,有若龙隐龙现。曹操说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。方今春深,龙乘时变化,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。龙之为物,可比世之英雄。玄德久历四方,必知当世英雄。”曹操实乃不世出的绝顶人物,这一番话,看似描述龙之变化,目的是说“人得志而纵横四海”。显然,这是他的一番自我剖白,借物咏志。当然他也下了一个套,试探在刘备眼里,什么人能纵横四海,比得上我曹操。刘备接连指出袁术、袁绍、刘表、孙策和刘璋等地方豪强,都被曹操一一否决。刘备这个回答应该给满分,因为当时是个人都会如此回答。

这样曹操也就认为刘备识一般,和常人无异。接着曹操给出了当世英雄的标准,他说,“夫英雄者,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有包藏宇宙之机,吞吐天地之志者也。”刘备继续装傻,问:“谁能当之?” 曹操指了指刘备,后指了下自己,说:“今天下英雄,惟使君与操耳!” 当时天雨将至,雷声大作。刘备装作受了惊吓的样子,筷子掉到了地上:“一震之威,乃至于此。”曹操笑着说:“丈夫亦畏雷乎?”刘备说:“圣人迅雷风烈必变,安得不畏?”将内心的惊惶,巧妙的掩饰过去了。

此次酒局堪称双龙聚会。从曹操的“说破英雄惊杀人”到刘备“随机应变信如神”,可谓步步玄机。曹操的睥睨群雄之态,雄霸天下之志表露无疑。而刘备随机应变,进退自如,也表现出了一世豪杰所应有的技巧和城府。这一场政治交心,双方都是赢家。

煮酒论英雄原文:

一日,关、张不在,玄德正在后园浇菜,许褚、张辽引数十人入园中曰:“丞相有命,请使君便行。”玄德惊问曰:“有甚紧事?”许褚曰:“不知。只教我来相请。”玄德只得随二人入府见操。操笑曰:“在家做得好大事!”諕得玄德面如土色。操执玄德手,直至后园,曰:“玄德学圃不易!”玄德方才放心,答曰:“无事消遣耳。”操曰:“适见枝头梅子青青,忽感去年征张绣时,道上缺水,将士皆渴;吾心生一计,以鞭虚指曰:‘前面有梅林。’军士闻之,口皆生唾,由是不渴。今见此梅,不可不赏。又值煮酒正熟,故邀使君小亭一会。”玄德心神方定。随至小亭,已设樽俎:盘置青梅,一樽煮酒。二人对坐,开怀畅饮。酒至半酣,忽阴云漠漠,骤雨将至。从人遥指天外龙挂,操与玄德凭栏观之。操曰:“使君知龙之变化否?”玄德曰:“未知其详。”操曰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。方今春深,龙乘时变化,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。龙之为物,可比世之英雄。玄德久历四方,必知当世英雄。请试指言之。”玄德曰:“备肉眼安识英雄?”操曰:“休得过谦。”玄德曰:“备叨恩庇,得仕于朝。天下英雄,实有未知。”操曰:“既不识其面,亦闻其名。”玄德曰:“淮南袁术,兵粮足备,可为英雄?”操笑曰:“冢中枯骨,吾早晚必擒之!”玄德曰:“河北袁绍,四世三公,门多故吏;今虎踞冀州之地,部下能事者极多,可为英雄?“操笑曰:“袁绍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;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:非英雄也。玄德曰:“有一人名称八俊,威镇九州:刘景升可为英雄?”操曰:“刘表虚名无实,非英雄也。”玄德曰:“有一人血气方刚,江东领袖——孙伯符乃英雄也?”操曰:“孙策藉父之名,非英雄也。”玄德曰:“益州刘季玉,可为英雄乎?”操曰:“刘璋虽系宗室,乃守户之犬耳,何足为英雄!”玄德曰:“如张绣、张鲁、韩遂等辈皆何如?”操鼓掌大笑曰:“此等碌碌小人,何足挂齿!”玄德曰:“舍此之外,备实不知。”操曰:“夫英雄者,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有包藏宇宙之机,吞吐天地之志者也。”玄德曰:“谁能当之?”操以手指玄德,后自指,曰:“今天下英雄,惟使君与操耳!”玄德闻言,吃了一惊,手中所执匙箸,不觉落于地下。时正值天雨将至,雷声大作。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:“一震之威,乃至于此。”操曰:“亦

「煮酒论英雄之三国客栈攻略」 / 三国煮酒论英雄什么意思

雷乎?”玄德曰:“圣人迅雷风烈必变,安得不畏?”将闻言失箸缘故,轻轻掩饰过了。操遂不疑玄德。后人有诗赞曰:“勉从虎穴暂栖身,说破英雄惊杀人。巧借闻雷来掩饰,随机应变信如神。”知天雨方住,见两个人撞入后园,手提宝剑,突至亭前,左右拦挡不住。操视之,乃关、张二人也。原来二人从城外 射箭 方回,听得玄德被许褚、张辽请将去了,慌忙来相府打听;闻说在后园,只恐有失,故冲突而入。却见玄德与操对坐饮酒。二人按剑而立。操问二人何来。云长曰:“听知丞相和兄饮酒,特来舞剑,以助一笑。”操笑曰:“此非鸿门会,安用项庄、项伯乎?”玄德亦笑。操命:“取酒与二樊哙压惊。”关、张拜谢。须臾席散,玄德辞操而归。云长曰:“险些惊杀我两个!”玄德以落箸事说与关、张。关、张问是何意。玄德曰:“吾之学圃,正欲使操知我无大志;不意操竟指我为英雄,我故失惊落箸。又恐操生疑,故借惧雷以掩饰之耳。”关、张曰:“兄真高见!”

三国演义中的煮酒论英雄的梗概

煮酒论英雄的梗概如下:

吕布白门楼丧命,陈宫拒降被杀,张辽投降。曹操以丞相自居,一手遮天,与汉献帝一同围猎,借用献帝的宝雕弓、金批箭,并要求赠给自己。这引起了朝中大臣们的不满。献帝亲手写血诏,藏在衣带内传给国舅董承,董承秘密联合王子服、马腾、刘备等人共同对付曹操。

刘备借种菜以韬光养晦。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,认为天下英雄只有他和刘备。此话一出,引起刘备的震惊。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,袁术兵败,北投袁绍。刘备奉曹操之命在徐州对之进行阻击,袁术兵败身亡。

刘备趁阻击袁术之机,斩杀徐州守将车胄,重占徐州,公开对抗曹操。董承等人暗杀曹操之事败露,被诛九族八百多人。同时,曹操厉兵秣马,准备攻打刘备。

扩展资料:

《三国演义》写作题材的来源

西晋陈寿所著《三国志》是三国故事的最早源头,但这是纪传体的史书,记事简略,粗陈梗概。南朝宋人裴松之为《三国志》作注,增加了许多奇闻轶事,传奇色彩与可读性都大大增强。中唐史学家刘知袭在《史通》中说,诸葛亮未死的故事已“得之于行路,传之于众口”,可见这个时期三国故事已广泛流传于民间。

晚唐李商隐的《骄儿涛》中有“或谑张飞胡,或笑邓艾吃”的诗句,说明至迟在晚唐时三国故事已妇孺皆知,宋代通过艺人的表演说唱,三国故事更为流行,并且已经表现出“尊刘贬曹”的鲜明倾向。

金元时代三国故事被大量地搬上舞台,院本和杂剧中有许多三国故事剧。据《录鬼簿》和《太和正音谱》记载,仅元杂剧中就有近三十种演述三国故事的作品。《辍耕录》中记载的金院本有《襄阳会》《大刘备》《骂吕布》和《赤壁鏖兵》等。

元英宗至治年间(1321—1323)出现新安虞氏所刊的《全相三国志平话》,这是今存最早的,也是唯一一部以三国故事为题材的平话。该书是民间传说中

三国故事的写定本,约八万字,分上中下三卷,每卷都分上下两栏,上栏图相,下栏正文。全书以司马仲相断狱故事为人话,正话从刘关张桃园结义开始,结束于诸葛亮病死。

从平话的内容和结构看,已粗具《三国演义》的规模,但整体描写粗枝大叶,文词鄙陋不通,故事情节离奇,多不符合正史记载,人名地名也多谬误,似乎还是未经文人润色的民间艺人作品。

从上述的记载和残留的作品看,从晚唐到元末,在民间流行的三国故事愈来愈丰富,这为《三国演义》的创作提供了充分的条件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煮酒论英雄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三国演义

煮酒论英雄之三国良将,朱桓篇(下)——名将发疯之谜

三国良将系列之朱桓(下)

煮酒论英雄,且谈三国人物。

黄武七年(228),东吴鄱阳太守周鲂连写七封密信向魏国大司马曹休请降,曹休决定趁机一举打过长江灭掉东吴,于是石亭之战爆发。

曹休集结十万大军至皖城,以接应投诚的周鲂。东吴不敢怠慢,以陆逊为总帅,全琮、朱桓为左右都督,各领三万人迎战曹休。八月,东吴的九万人也已集结完毕,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很难完全保密,所以曹休其实已经知晓东吴的部队动向,但仍然拒不撤军。

十万对九万,曹休似乎还略占上风,考虑到双方将在陆地进行交战,曹休更加不把东吴放在眼里,他决心主动寻求决战,把东吴主力消灭在陆地上。

曹休刚愎自用的劲头,跟关羽实在太像了,一样瞧不起东吴,一样盲目相信自己的强大。结果自然也如关羽,落入东吴的圈套之中。

作为曾经大败曹仁的悍将,朱桓对曹氏宗族将领一贯是看不起的。朱桓向吴王孙权提出建议:“曹休就是因为亲戚关系才当上将军,并没有多大真本事。如今知道我军动向还自投罗网,必败无疑。战败就要逃跑,曹休必然会经过夹石、挂车两地。这两条路非常险要,如果能分出一万兵力切断道路,则曹军能够全部歼灭,曹休可生擒,我请求分出本部兵马执行任务。如果顺利完成计划,则我们可以长驱直入,乘胜直取寿春,占领淮南,然后继续向许昌、洛阳进军。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,机不可失啊。”

这番话何等豪迈!都说东吴的本地大族在对外战争中拖后腿,看看朱桓多么激进?人家不仅要生擒曹休,还要直接反推到洛阳呢。其实认为本地大族限制了东吴的扩张意愿,这本身就不成立。

注意笔者从头至尾只用“大族”的称呼,从没有用过“名门”,因为在汉末三国时代,吴郡四姓为代表的江东大族,也只是江东的大族而已,真正的天下名门,仍然是中原各地的大族。名门要讲究政治影响力,讲究“豪门底蕴”,这些都是江东大族缺乏的。要实现从土豪到豪门的质变,必须扩大影响力。怎么扩大?当然是打到北方去,把家族势力扩展到中原。

东吴的私兵继承制向来也被人诟病,认为这种奇葩制度造成将士保家卫国时战斗力翻番,对外扩张时战斗力减半。这也是不对的。因为私兵制时东吴自孙坚就开始的,如果这种制度对外战不利,那怎么解释孙家打下了江东,又打下了荆州、交州?所以这种兵制固然奇葩,但不是东吴外战乏力的原因。相反,私兵制使东吴将领们有充分动机对外扩张,因为只有把蛋糕做大,自己的士兵才会更多,自己的家族也会更加强大。

其实东吴的本地大族从不反对对外扩张,他们只是反对穷兵黩武式的消耗战,这在东吴中后期表现得非常明显,而在孙权在位时,并不存在这种问题。

对于石亭之战的经过与结果,笔者在曹休篇、贾逵篇已经讲过,这里就不重复了。

令人遗憾的是朱桓全歼曹休的策略因为过于激进不够保险,经过孙权与陆逊商议后,被陆逊拒绝了。笔者认为原因也很明显,陆逊用兵向来谨慎,九万对十万大体实力相当,但陆战确实曹军能力更强,在陆逊、全琮、朱桓各领三万人的情况下,再分兵一万有些冒险。毕竟曹休对吴军动向已经知晓,陆逊也不清楚曹休会做出怎样的对策。可能陆逊把曹休想的太复杂了,谁也没想到曹休什么防备也不做,真就直接往石亭的包围圈里冲。

结果就是曹休付出了一万多士兵以及全部牛马、军械的代价,被贾逵救走了。

这场魏吴双方的正面决战,产生了两个重要后果:其一,魏国的军事一号人物、曹氏宗族的柱石,大司马曹休在石亭惨败后不久去世,这对魏国尤其宗族力量是一个重大损失。其二,孙权因为这场正面对决的大胜,信心爆棚,终于在第二年(229)称帝,严格意义的三国鼎立就此开始。

黄龙元年(229)孙权称帝,拜朱桓为前将军,领青州牧、假节。

作为主导击败曹仁、参与击败曹休的名将,朱桓的大名在魏国也人尽皆知,魏军将士对其相当忌惮。

嘉禾六年(237),魏国庐江主簿吕习暗中联络东吴,表示愿意做内应开城迎接吴军。前将军朱桓与卫将军全琮按约定出兵,结果消息走漏,魏军已做好迎战准备。

吴军只能撤退,但里城一里处有条小河,宽三十余丈、最深处有八九尺,吴军需要渡河,所以撤退的速度不可能太快。朱桓领兵断后,让其他部队先走。

当时魏国庐江太守李膺已经做好出击准备,只等吴军渡河时来个半渡而击。但当李膺望见朱桓的旗号,始终也没下定追击的决心,结果吴军平安撤回。

都说张辽止啼,合肥一战给孙权打出了心理阴影,看来朱桓大败曹仁曹休,也让江北的魏军忌惮不已,这种记载在东吴将领中还是非常罕见的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对魏军非常有震慑力的大将,其晚年却非常诡异。是的,只能用诡异来形容。

上面提到朱桓是前将军,全琮为卫将军。有 历史 常识的人都明白,卫将军地位在前将军之上,所以全琮是朱桓的上司。按照更早之前石亭之战的排位陆逊、全琮、朱桓,所以全琮一直地位比朱桓更高些,这没问题。

有问题的是朱桓对全琮的态度。魏国庐江主簿吕习投降东吴败露,全琮与朱桓率军徒劳而返,孙权有些不满,认为不应该如此轻率出兵。于是乎孙权派了个叫胡琮的偏将军来到全琮军中担任参谋,实际也是监督全琮与朱桓。

全琮急于从庐江事件后找回些面子,便下令各部将领分头行动,伺机对魏国搞些偷袭。作为二把手的朱桓这时已经是六十一岁的老将,老将往往脾气大,朱桓的脾气可是非常之大。他觉得庐江这一趟无功而返非常丢人,没脸去见部下们,于是先去找到全琮,问他下令分头偷袭是什么意图。

朱桓认为搞这种偷鸡摸狗的偷袭根本没有意义,跟全琮争论起来,越说越激动,两人爆发了争吵。全琮急于摆脱朱桓的纠缠,就把偷袭的主意推到胡琮的头上,说是胡琮带着孙权的命令来的。

朱桓更加生气了。全琮还好说,是自己的领导,也是大小战役拼出来的;这胡琮是什么东西,区区偏将军,听都没听过的无名小辈,也敢来军中指手画脚?

越想越气的朱桓派人去叫胡琮出来见面。胡琮来到军门,朱桓出来迎接,对左右暗自说道:“等会我一挥手,你们就散开。”这个意思很明显,朱桓打算对胡琮下手以泄愤。不曾想左右随从中有一人散到旁边后,偷偷找到胡琮的随从透露了消息。结果朱桓扑了个空,没见到胡琮。于是马上调查,揪出内鬼立即砍杀之。

杀掉这名随从,朱桓的一名参军来劝,朱桓又把这参军给杀了,这可是真的“杀疯了”。朱桓这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行为,只能被认为精神病犯了,于是回到建业治病。孙权爱惜朱桓的才能与立过的功劳,并没有惩罚。

朱桓从庐江断后回来,似乎精神状态就不太稳定。从跟全琮吵架,到想要干掉参军胡琮,再到杀死两名部下,整个表现确实超出正常人的范畴。

那么,这当中是否有什么阴谋论的空间呢?

笔者认为并没有。

且说朱桓回建业养病,按照东吴私兵继承制,其所属部曲由儿子朱异暂时代理。经过几个月医治,朱桓状态好转,又回到了前线。

临行前孙权亲自饯别,对朱桓说:“如今敌人仍然存在,天下尚未统一,我指望着与你共定天下,打算给你五万人独当一面,以图进取,希望你的病可不要复发啊。”朱桓答道:“陛下承上天之意,定当君临四海。既然陛下委臣以重任,定当铲除奸逆,臣的病自然也就痊愈了。”

朱桓临行前,突发奇想,竟然要摸摸孙权的胡子。常言道伴君如伴虎,朱桓偏想摸摸老虎的胡须。孙权欣然满足,主动凑上前让朱桓摸,然后哈哈大笑。

这里有什么阴谋论的空间吗?显然没有。我知道很多人会说,朱桓属于本地大族,尤其是吴郡四姓之一,是孙权费尽心机打压的力量。说这话的人,对这段 历史 并不了解,只不过人云亦云罢了,就像笔者之前说的,本地大族根本不是限制东吴扩张的力量,持这种看法的人属于对东吴 历史 了解得太少。

首先,所谓孙权打压本地大族,这个概念就不准确。孙权打压的不仅是大族,外地元老将领们的后代也多数没有好下场。孙权打压的是对孙家专权构成潜在威胁的一切势力,不分本地还是外地。

其次,孙权并没有打压朱桓一系。其他人且不说,孙权对朱桓是真的好。朱桓擅杀部下,甚至还打算对孙权的亲信胡琮动手,这可是重罪,但孙权没有怪罪。朱桓病情稳定了,孙权让其官复原职,还准备给他分兵独当一面。朱桓要摸孙权的胡须,孙权也非常配合,还哈哈大笑。上面每一条单独来看,都可以说孙权在演戏作秀,但孙权有必要陪着一个朱桓演这么多场吗?没必要吧。

最后,孙权晚年性情大变,残酷的程度远远超出打压世家大族的必要性。但是孙权性情大变是有明确时间点的,这个时间就是太子孙登去世的赤乌四年(241)。而在此之前,孙权还是很正常的。朱桓发疯在孙权发疯之前好几年,跟后来东吴的残酷政局没有直接关系。这一条可以作为最有力的反驳阴谋论的证据。

这段记载其实已经明确,朱桓的疯病是有迹象的。朱桓为人极为高傲,绝不屈居人下。每当与敌人交战,一定要获得自由的指挥权,不自由就会异常激愤。这是极端性格的一方面。与此同时,朱桓仗义疏财,对部曲非常好,这是他的优点。而他又特别擅长记人,见过一面的人几十年都不会忘,部曲上万人,所有将士的老婆孩子他也全认识。

如果史料记载为真,那这种特殊的识人能力可能也彰显着朱桓发疯的潜在因素。越是有特殊才能的人,性格方面有很大几率跟普通人不太一样,例如许多艺术家,精神世界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。朱桓如果性格极端,加上记人的超强能力,很可能精神上本来就有缺陷,年纪一大这种缺陷被放大出来,导致了发疯。

令人遗憾的是朱桓在赤乌元年(238),即疯病发作的第二年去世了,时年六十二岁。朱桓平时喜欢把财产分赏给部下们,所以家里没有多少积蓄,还是孙权赏赐五十斛盐才把丧事给办了,朱桓之子朱异承嗣。

对了,说道孙权并未谋害或打压朱桓,还有个最有力的证据,就是朱异。朱异也是东吴大将,并在《三国志》中有传记。朱异官至镇南将军、假节、大都督,虽然朱异最后死于非命,但那已经是朱桓去世二十年后的事,皇帝早就不是孙权而是孙亮,害死朱异的则是权臣孙綝。二十年后的事,怎么也算不到孙权头上,而且孙綝的作为跟打压大族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。所以至少在孙权当政时期,朱恒家不仅没有被迫害,反而得到相当的重视。

也就是说,把时间关系理顺,很容易就从“打压大族”这种简单粗暴的理解当中跳脱出来了。 历史 是有很多幕后故事,但也不是每一处都存在阴谋论。

《三国演义》之曹操煮酒论英雄的典故讲了什么

曹操曾担任东汉丞相,后加封魏王,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。历史上有煮酒论英雄之说,讲的就是与曹操有关的故事,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

《三国演义》之曹操煮酒论英雄的典故讲了什么

曹操掌握了朝中大权后,专横跋扈,根本不把汉献帝放在眼里。汉献帝一心想除掉曹操。一天,汉献帝写了一封废掉曹操的诏书,缝在国舅董承的玉带里,董承回到自己府中,拿着诏书放声痛哭。随后,董承先后联系了西凉太守马腾和刘备,还有朝中几位大臣,决定等待时机,铲除曹操。

刘备听后心中一惊,心想,难道董承、马腾结盟的事被曹操知道了?再一想,绝对不会!曹操肯定是有意无意试探试探。

曹操拉着刘备走进一个亭子,亭子的石桌上摆着一盘青梅,还有一壶煮好的酒。两人坐在亭子里,畅饮起来。

曹操的其他轶事典故

谯水击蛟

曹操十岁那年,在龙潭中游泳,突然遇到一条凶猛的鳄鱼。鳄鱼张牙舞爪地向曹操攻击,但曹操毫不畏惧,沉着地与鳄鱼周旋。鳄鱼无法下口,于是逃掉了。曹操回家后,没有向家人提起鳄鱼的事。后来,有个大人看见一条蛇而恐惧畏缩,曹操大笑,天真地说:“我在龙潭碰到鳄鱼都不怕,你却怕一条蛇,真是可笑!”众人询问,曹操以实相告,无不惊叹少年曹操的胆略。 [98]

行刺张让

曹操曾私入中常侍张让的府邸试图行刺,张让发觉,派人追捕,曹操挥舞着手戟,从庭堂一路打将出来,张让的卫士无法接近他,曹操且战且退,退到垣墙边时,纵身一跳,逾墙而出。 [99]

望梅止渴

有次曹操带兵出征,途中找不到有水的地方,士兵们都很口渴。于是曹操叫手下传话给士兵们说:“ 前面就有一大片梅林,结了许多梅子,又甜又酸,可以解渴。”士兵们听后,嘴里都流口水。他们凭借着这个,得以到达前方有水源的地方。 [100-101]

文昭甄后

魏文昭甄皇后贤惠而美貌,起先是袁熙的妻子,甚为得宠。曹公攻打进邺城后,便急忙令人召见甄氏,左右的随从却都禀告说:“五官中郎将曹丕已经去了。”曹操说:“今年攻打邺城正是为了她。” [102]

割发代首

有一年万物丰收之时,曹操奉皇命率军经过麦田,下令说:“士卒不要弄坏了麦子,有违反的处死!”军中凡是骑马的人都下马,用手相互扶着麦子走。未想曹操自己所坐的马竟然尥蹶子窜进了麦地,招来手下的主簿来论罪,主簿用春秋的典故应对说:自古刑法是不对尊贵的人使用的。曹操反而说:“自己制定的法律而自己违反,如何能统帅属下呢?然而我身为一军之帅,在完成任务前是不能够死的,请求对自己施予刑法。”于是拿起剑来割断一截头发投掷在地上。 [51]

迎回文姬

曹操在平定北方后,出于对故人蔡邕的怜惜与怀念,“痛其无嗣”,于是在建安十一年(公元207年)派遣使者用金璧将其女蔡文姬从北方匈奴之地赎回国中,重嫁给陈留人董祀,并让她整理蔡邕所遗书籍四百余篇,为中国文化的传播作出了侧面贡献。

横槊赋诗

赤壁之战前夕,曹操率大军饮马长江,与孙权、刘备联军决战。是夜明月皎洁,他在大江之上置酒设乐,欢宴诸将。酒酣,曹操操取槊立于船头,慷慨而歌。苏东坡在《前赤壁赋》里称其“酾酒临江,横槊赋诗,固一世之雄也”。

绝妙好辞

曹操曾经途经曹娥碑下,杨修随行。石碑的背面题写着“黄绢、幼妇、外孙、齑臼”八个字。曹操问杨修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杨修回答说:“知道。”曹操说:“你先别说,等我想一想。”走出三十里远的时候,曹操才说: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命令杨修单独写出他所知道的。杨修写:“黄绢,有色的丝织品,写成字是‘绝’;幼妇,少女的意思,写成字是‘妙’;外孙,是女儿的孩子,写成字是‘好’;齑臼,受辛之器,盛纳五辛的器具。五辛的另外一种解释是葱、蒜、椒、姜、芥;注:这不是受尽艰辛的器具,而是盛纳五辛的器具。这说的是‘绝妙好辞’的意思。”曹操也写下了自己的想法,和杨修是一样的,于是赞叹道:“我的才能比不上你,走了三十里路才明白碑文的意思。” [103]

分香卖履

曹操临终前,留下《遗令》说:“我的婢妾和歌舞艺人都很辛苦,让他们住在铜雀台(遗址在今河北临漳县西南二十公里邺城遗址内),好好安置他们,在台正堂上放六尺床,挂上灵帐,早晚上食物供祭,每月初一、十五两天,从早至午,要向帐中歌舞奏乐。你们要时时登上铜雀台,看望我西陵的墓地。余下的香可分给诸夫人,不用它祭祀。各房的人无事做,可以学着制作带子、鞋子卖。” [104]

杖杀幸姬

有一个曹操宠爱的姬妾常常陪曹操在白天睡觉,躺在曹操的床上。有一次曹操临睡前对她说:“一会记得把我叫醒”。后姬妾看到曹操睡得很香,就擅自做主没有把他叫醒。等到曹操自己醒来发现错过了时辰,就下令把这个姬妾杖责至死。

《三国演义》中曹操煮酒论英雄主要内容

三国时,董承约会刘备等立盟除曹。刘恐曹生疑,每天浇水种菜;曹闻知后,以青梅绽开,煮酒邀刘宴饮,议论天下英雄。当曹说“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”,刘闻之大惊失箸。时雷雨大作,刘以胆小、怕雷掩饰而使曹操释疑,并请征剿袁术、借以脱身。短文的高潮发生在最后,刘备在曹操面前使用韬晦时,曹操却不买他的账,用手一指刘备,再指自己,说:天下英雄,使君与操耳。一言而石破天惊,枭雄如刘备者也变了颜色,匙箸落于地。

网友留言(0)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验证码